现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现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3 08:13:2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协议书写道,“经县政府研究决定,在成临路西、曙光路南、北鱼口路东、邯大高速路北采取租赁方式建设城南统筹示范区工程”;政府向袁宏租用土地7.436亩,每亩每年租赁费1000元,第一次预付三年;“租赁费由县财政支付,镇政府、村委会具体实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撂荒的北鱼口村北部这片土地,在2017年5月、2018年9月的《成安县土地规划图》中依然是基本农田保护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依据《基本农田保护条例》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闲置、荒芜基本农田。经国务院批准的重点建设项目占用基本农田的,如果连续两年未使用,经国务院批准,应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或恢复耕种、重新划入基本农田保护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村民当时知道政府是以租代征土地,但镇里让村干部白天晚上去找村民做工作,看你租不租。”张平说,每做通一户村民的工作,村干部就会通知镇政府的包村干部,由后者丈量土地面积。而签了租地协议的村民,可以随时去村委会领取租地款,“是成安镇财政所派会计带着现金到村委会发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协议书还强调,“租地只限于城南统筹示范区工程建设,国家需征地时,另行协商”。落款处除签订日期外,还有县政府、镇政府、村委会、户主四方的签章及手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针对成安县为建设县城新区征收的土地数量、征收土地程序、土地规划调整程序等问题,新京报记者于9月21日致电成安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党委书记王士军。王士军说“租地和征地数量我记不住了”,至于其他问题,他表示正在开会,有空时再说。截至发稿,王士军未做回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央体育公园的《成安县城新区用地布局图》。新京报记者 李英强 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6岁的袁宏是成安镇史庄村人,县城新区建设前,他和妻子打理着几亩田地,种些棉花、玉米、谷子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22日,新京报记者为此致电邯郸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局长高建平。高建平称对成安县城新区租地、征地的具体情况不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照2017年5月、2018年9月的《成安县土地规划图》,这些被租耕地中许多显示为黄色,即“基本农田保护区”;只有小部分显示为粉红色,即“村镇建设用地区”。